您现在的位置是:谷歌版ChatGPT首秀翻车之后,还能凭什么逆风翻盘 >>正文

谷歌版ChatGPT首秀翻车之后,还能凭什么逆风翻盘

三龙一凤H啪肉NP文9人已围观

简介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APPSO(ID:appsolution),作者:王志劭,原文标题:《Google 版 ChatGPT 首秀翻车之后,还能凭什么逆风翻盘》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OpenAI 横空出世...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APPSO(ID:appsolution),作者:王志劭,原文标题:《Google 版 ChatGPT 首秀翻车之后,还能凭什么逆风翻盘》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OpenAI 横空出世,打得老牌科技巨头 Google 措手不及。


影帝马修·麦康纳在《星际穿越》里告诉我们,墨菲定律意味着“有可能发生的事,迟早都会发生”。



然而 Google 用实际行动给影帝“上了一课”,墨菲定律指的是“越是担心的事,越有可能发生”,而且越急越错。


“Bard 不是搜索引擎”


北京时间 2 月 8 号晚,Google 正式发布了“自研版 ChatGPT”Bard,但在演示当中,Bard 就暴露了自己的劣势:容易捏造错误事实。


Bard 说詹姆斯韦伯望远镜(JWST)拍下了第一张系外行星的照片,然而事实并非如此,第一张系外行星摄于 2004 年,是由欧洲南方天文台出资打造的欧洲极大望远镜所摄,那时候 JWST 还在研发当中。


▲所以这显然是一个错误事实


当晚 Google 股价暴跌,市值蒸发近千亿美元。到现在,Google 仍然为这一失误付出代价。


近日,据 CNBC 获得的一份 Google 全体会议通话音频显示:员工批评领导层,指摘 Google 的首次公开演示“仓促而拙劣”,操之过急;员工在 Google 内部论坛 Dory 上面留言,大部分提问都算不上友好,更像是对管理层的质问。


有媒体甚至用上了“混乱(Chaos)”一词来形容 Google 内部的近况。


对此,Bard 产品负责人 Jack Krawczyk 在会上作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回应:


Bard 不是搜索引擎。这是我们一直谈到的协作式人工智能服务型实验。我们在使用该产品时发现,它的神奇之处在于,这个创造力伙伴能激发你的想象力,探索你的好奇心。


同时他还补充道,“对于那些想用它进行搜索的人,Google 建立了一个供内部使用的新功能,称为 Search It”。


▲他在领英页面的简介写的是“机器教师”


意味着未来 Google 会把人工智能与老本行搜索引擎进一步结合,但现在来讲,检索某些事物并不是 Bard 存在的本意。


在某种程度上,Jack Krawczyk 帮 Bard 犯下的错误进行了正义辩护,然而细想一下,即便 Bard 不是搜索引擎,这也不应成为是它犯错的借口。


原理上,Bard 跟 ChatGPT 都是聊天机器人:接受大量文本语料库训练后,根据用户的提问,进而给出反馈,而且这个反馈是随机的,且有倾向的,一切取决于该模型的训练数据。



所以不难预料到 ChatGPT 出现过的问题,Bard 都会再犯一遍。


不过幸好目前 Bard 依旧处于内测状态,Google 还有足够时间去调试、去优化,Google 要担心的是别在产品发布后再出问题,最近抢尽风头的必应 Chat(Bing Chat),就是 Google 的前车之鉴。


用上 ChatGPT 的微软,日子也不那么好过


微软年初向 ChatGPT 的母公司 OpenAI 追投数十亿美元,用于模型训练,同时宣布会把 ChatGPT 整合到必应 Bing 搜索系统当中。


就在 Google 发布 Bard 前一天,微软兑现了这一承诺:用户狂喜,市场反应高涨,OpenAI 一时风头无两。



然而当用户真正用上必应 Chat 之后,才发现其实它也是个半成品,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。


“口无遮拦”“胡编乱造”,刚上架的必应 Chat 在众多用户的尝试下,一点点地显现出一些耸人听闻的“性格”。


于是有人记挂起科幻电影里天网的桥段,叫嚣着“人工智能衍生出人格了”。


微软不得不根据反馈,限制了必应 Chat 的回复次数,“阉割版”的必应 Chat 变得人畜无害,也没那么好使了。


与此同时,微软前段时间取得的红利,也被一点点消磨殆尽。


▲微软股价已经回落至必应 Chat 发布前水平


这么看来,若 Google 不想让 Bard 重蹈覆辙,让 Bard 与搜索场景作切割也就变得无可厚非。若是落得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结局,那才是不可挽回的错误。


Jack Krawczyk 在全体会议上也强调道,“我们将继续专注于 Bard 的测试工作”。


而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则表示他们会在今年 I/O 大会上透露更多关于 Bard 的消息,这套“拖延战术”虽可耻,但有用。


至少在 Bard 正式与公众见面之前,人们看到它所犯过的错,也就只有那条关于系外行星照片的回答。


一边灭火,一边加大马力


虽然现在的 Google 被人工智能搞得焦头烂额,但他们依然坚信这项技术能够造福人类,所谓“AI 虐我千百遍,我待 AI 如初恋”。


就在这周,Google 和柏林工业大学联手公布了最新视觉语言模型 PaLM-E,参数量达 5620 亿。


在演示中,人们直接用语言下达命令,机器人就能对其做出相应。


譬如命令机器人到厨房拿一包米片(Rice chips),它需要规划出一个包含“到厨房”“找到”“一包米片”“回到发出指令者身边”“放下米片”的任务序列。


这便是语言模型在机器人领域的应用,工程师不用再对机器人进行语言训练,后者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理解用户的指令,进行而做出相应的行为。



这样的应用场景,反而让 Google 回到其原本擅长的领域,与其自乱阵脚,用 Bard 去跟 ChatGPT 正面硬刚,不如绕开雷区,做回一家科技巨头所擅长的事:整合手上无限的资源,造出这个世界上本不存在的新事物。


人工智能帮助 Google 造出了史上最强单摄的 Pixel 手机,也帮助 Waymo 坐上自动驾驶赛道的头把交椅,Google 不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新玩家,也从未放弃人工智能。


▲Pixel 3,图片来源:9to5 Google


或许在更远的未来回看 Bard,只是 Google 进化之路中的小插曲。


Google 未来是走向低谷,或是重回巅峰,今年 5 月 10 日的 I/O 开发大会将是关键节点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APPSO(ID:appsolution),作者:王志劭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
Tags:

相关文章